请百度搜索中国氢能汽车网关键词找到我们!

政策法规

地方多项政策加码,可再生能源制氢一再被“点名”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2-6-9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 

6月以来,深圳、江西、唐山等地相继出台了鼓励氢能产业发展的规划政策:


《深圳市培育发展新能源产业集群行动计划(2022-2025年)》提及,到2025年要实现全市新能源产业增加值1000亿元的目标,并将“氢能产业培育工程”列为重点之一,明确开展绿色高效、低成本、大规模制氢技术攻关,前瞻布局海水制氢、电解水制氢、核高温制氢等下一代氢气制取技术研究;


江西《关于切实稳住经济发展若干措施》明确,为全力以赴稳住经济发展,将采取七方面共43条措施,其中就包括“加快奉新、洪屏二期、永新、遂川、铅山等一批抽水蓄能电站等储能调峰项目以及光伏、氢能等新能源项目建设”;


作为传统工业大市,唐山在《唐山市氢能产业发展实施方案》中提到,到2023年氢能产业营收可达50亿元,到2025年再翻倍,达到200亿元。同时,唐山将着力构建氢燃料电池汽车及车用氢能制、储、运、加全产业链协同的自主研发体系。


另有《宁夏回族自治区氢能产业发展规划》正在征求意见,亦对“可再生能源制氢”提出了明确要求,到2030年,相关产量应达到30万吨以上。对各地的氢能“十四五”规划目标做了粗略统计,其中便不乏构筑千亿产业集群、拉动万亿投资的远大发展蓝图。


国家层面,6月初,国家发展改革委、国家能源局等九部门联合印发了《“十四五”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》,明确将“推动可再生能源规模化制氢利用”,在氢能储输用产业发展条件较好的地区,推进可再生能源发电制氢产业化发展,打造规模化的绿氢生产基地。这就意味着,未来各地不仅要大力发展氢能,更重要的是发展可再生能源制氢,实现“绿氢”规模化生产与应用。


氢能产业链尚待完善,为何从国家到地方的政策都已经开始向“绿氢”倾斜?制氢作为氢能产业链最为上游的一环,按照制备方式可分为“灰氢”、“蓝氢”和“绿氢”。而“富煤缺油少气”的能源结构特点,使得我国制氢仍以煤、工业副产等制成的“灰氢”为主,清洁程度远达不到脱碳的要求。因此,从长远考虑,可再生能源制氢也是能源绿色低碳发展的必然选择。


有关机构测算,按照氢能顶层设计文件《氢能产业发展中长期规划(2021-2035)》中的:到2025年,实现绿氢制备量10-20万吨/年,以及我国氢能总需求20-40万吨/测算,未来可再生能源制氢占比将至少达到50%。在此趋势下,为推进绿氢占比的提升,相关产业链势必会迎来快速发展。


现阶段,氢能头部企业正加快在风光水能丰富地区的布局,力求充分发挥当地可再生能源制氢的天然优势,如阳光电源先后在山西、吉林等地推动“绿氢”相关项目落地,隆基绿能在线成立了氢能科技公司等。隆基股份创始人李振国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应将绿氢管理纳入到能源管理体系,通过制定绿氢价格政策、给予补贴等方式,加快可再生能源制氢产业的发展,促进交通、工业等领域深度脱碳。


可以说,可再生能源制氢将在我国乃至全球的能源绿色低碳化转型的过程中,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。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